我们爱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权财 > 第213章【赌神小董!】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权财在线阅读

正文  第213章【赌神小董!】

入库时间:2013/12/24 17:46:28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第213章【赌神小董!】

    傍晚,吃过饭的董学斌的楚峰回到了套间里。

    刚进门,铃铃铃,桌上的固定电话响了。

    “喂,先生,请问准备好了吗?”听声音是玩扎金花时那个洗牌的工作人员。

    董学斌把烟掐灭,道:“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已经开了,您稍等,我过去带您去。”

    不多时,女孩儿敲门进来了,简单跟董学斌和楚峰说了几句后,就带着俩人出了套间,一直往金帝山庄深处走去,拐了几个弯,还出了一次大院,最终几人停在了两扇类似高档会议厅的那种大门前面,门口站着两个穿西服的工作人员,女孩儿对他们说了句什么,旋即俩工作人员就开始搜董学斌和楚峰的身,可能是怕带什么赌博作弊工具或者摄像机啥的,手机这里也不让拿,看起来很谨慎。

    片刻后,一个西装男子点点头,“可以进了。”

    另个搜楚峰身上的男子也道:“我这边也没问题。”

    大门开了,露出一副很热闹的场面,董学斌进去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几个男男女女围着一个小桌儿目不转睛地盯着,嘎啦嘎啦,三个色子的撞击声渐渐停住,露出了上面的数字,有人兴奋地大笑,有人郁闷地拍脑袋,另一边,还有不少单间,大约六七个左右,估计里面是麻将或者玩扎金花的地方,下注数额应该不是外面那些小场子可以比的。

    懊恼声,咒骂声,激动声,在大厅里此起彼伏,很有股刺激的氛围。

    楚峰咽咽吐沫,“老板,咱们玩哪个?”

    董学斌也没想好呢,左右看了看,“嗯,先瞧一眼轮盘。”

    楚峰略有些紧张,小董局长身上还剩两万,自己手里也就几千,靠这点钱真能赢几十万?从之前玩扎金花的技巧上看,小董局长的赌博技术可能还没自己好呢,难道这次白来了?楚峰知道董局长的计划有一定可行性,但最大的问题就是该怎么赢那几十万的赌资,即使真正的高手来了,想赢这么多也太有难度了啊

    轮盘,是很多赌场都有的项目。

    董学斌没玩过这个,也不知这是美式轮盘还是欧式轮盘,轮盘上有很多小格子,上面是三十几个数字,每个数字前面还有红色和黑色两种颜色,董学斌大概也明白,这种轮盘应该是可以下注奇数和偶数或者红色和黑色,赔率八成是一比一,再大点还可以买数字,单个数字也行,买两三个也行,买前中后三段数字也行,只要上面的小球最终停在你下注的范围,你就能拿钱。

    轮盘桌上有个荷官,正双手交叉在腹前安静地等待前面人下注。

    董学斌一抬头,问道:“下注有金额限制吗?封顶多少?”

    荷官笑笑,“先生,wǒ men这里没有限制,下注多少都行。”

    董学斌瞄了眼底下的赔率,嗯,最小的赔率就是买颜色和单双了,都是一比一,赔率最大的是买单个数字,赔率一比三十五。想了想,董学斌摸出五千块钱扔到了桌上,准备先探一探水,“……数字5,买五千。”这里并不像正规赌场似的有筹码,而都是现金。

    旁边几个青年和中年人都瞧瞧董学斌,敢买单个数字的人可不多。

    楚峰苦苦一笑,上来就是五千,还是单个数字,这不是往里送钱吗?

    一般疯狂点的赌徒也很少有买单个数字的,毕竟上面有三十多个数儿,想小球落到你指定的数字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否则赔率也不会是一比三十五了,大家爱买的是单双或者颜色,想玩稍大一点就买前中后三段,那是一比二的赔率,基本没人会买单个数字,有多少钱也不够赔的。

    这轮下注完毕,荷官开始转轮盘了。

    几秒种后,在大家紧巴巴的注视下,荷官放上了小球,嗒嗒嗒嗒,小球在数字前面的空格上微微跳动着,轮盘转啊转,转啊转,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末了轮盘终于渐渐停住了,小球溜溜达达的走到了数字13的位置上。

    “哎呦又他**没中”

    “哈哈,我中了”

    荷官开始清算输赢,把钱拿走,并将其中一些赔给了买胜的人。

    楚峰苦闷道:“老板……”

    董学斌摆摆手,吸了一口气,准备正式开始了。

    啪啪啪,不少钱扔到了桌上,好多人都下了注。

    荷官笑道:“还有下注的没有?没有就开始了?”

    “等等。”董学斌略一琢磨,将一万块钱扔出去,“数字7,一万。”

    楚峰心里一叹,又是单个数字,这种几率怎么可能会赢?董局长到底想什么呢?

    轮盘开始转了……

    五秒钟……

    十秒钟……

    二十秒钟……

    在众人狂热的注视下,吧嗒,小球在数字三十二上挪了下,走到了与它相邻的数字十五上

    董学斌眼神一定,BACK两分钟

    ……

    ……

    画面一退热燥的气氛扑面而来

    轮盘重新回到了尚未转动的时候,大家纷纷扔钱下注。

    看着董学斌几个人,荷官笑笑:“还有下注的没有?没有就开始了?”

    “等等。”董学斌尽量做出和刚才一样的表情和语气,将一万块钱扔出去,“数字15,一万。”因为有小小的蝴蝶效应存在,所以董学斌的动作表情很可能会影响到荷官转动轮盘的力度和放小球的时间,那样结果就改变了,BACK也没有用处,但只要董学斌保持刚刚的样子,只是把先前下注的数字换一下,应该在大方向上影响不了小球的结果。

    荷官转动轮盘。

    三十秒钟……

    六十秒钟……

    八十秒钟……

    轮盘的转动速度渐渐变慢了,小球出现在了数字17的位置上,接着,又蹦到了数字32上,董学斌明显发觉到这和先前的转动有了细微的改变,几乎没有在32上停留,小球立刻出现在了数字15的地上,并且最终停在了那里。董学斌松了口气,蝴蝶效应是有,好在没有改变太大。

    看到是数字15,荷官愣了一下。

    旁侧的几人也羡慕地看看董学斌,暗道这丫真好运气。

    楚峰吸了一口气,激动的攥了攥拳头,15,真的是15这回是撞大运了啊

    董学斌微微一笑,“我赢了是吧?”

    “恭喜您,请稍等。”荷官瞧了下董学斌,走去远处拿过来一个箱子,取出三十五万给了他。

    楚峰是真没想到董局长运气这么好,几乎不可能中的数字也让他给中了,三十五万啊,有了这个赌资,基本就算完成任务了,按照计划,自己应该出去拿手机给梁局长打电话让他派人抓赌来,可当楚峰正等着董学斌给他打眼色,谁知董局长居然看也不看他,继续下注了

    楚峰愕然,什么意思?董局长还要玩?

    董学斌当然要继续,才三十几万,这点钱弄不垮金帝山庄,既然来了那就玩一次大的,他不能留这个后患,必须一次就置金帝山庄于死地,不再让他有翻身的机会,虞美霞的仇,周梅的恨,乡亲们的冤,今天是该清算一下的时候了

    “请下注。”荷官微笑道。

    董学斌想也不想地把钱一拍,“五万,数字14。”

    接下来的局面,董学斌根本没用BACK,一连输了五六局,手里只剩十万块了不是董学斌不想赢,而是太频繁的胜利难免会让别人起疑心。

    楚峰越看心越凉,好不容易赢来的三十几万转眼就没了,这……

    终于到了第七局。

    董学斌做了个深呼吸,将剩下的所有钱往前面一推,“十万都买了,数字8”

    荷官和周围的玩家儿已经习惯了董学斌的疯狂,其他人各自也下了注。

    轮盘开始

    小球晃晃荡荡地在格子里滚着。

    一分多种后,轮盘渐慢,小球最终停在了数字33的位置上

    BACK两分钟

    ……

    ……

    时间骤退瞬间回到了两分钟前

    “请下注。”荷官仍是那种淡淡的微笑。

    董学斌把钱一推,“十万都买了,数字33。”

    可是,这一回的蝴蝶效应终于出现了些许偏差,可能是荷官的心态出现了些变化,一分多种过去了,小球居然没有落在33的位置,而是落在了33旁边的一个格子里,那里的数字是17。

    二话不说,董学斌默念道:BACK两分钟

    ……

    ……

    时间再退

    “请下注。”荷官道。

    董学斌心头带着一丝犹豫地将钱推过去,“十万都买了,数字……17”

    轮盘一转。

    楚峰紧紧注视着小球儿,汗水不知不觉从脑门上印了出来,这可是最后的十万块啊,要是输完了,这次对付金帝山庄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小董局长是怎么了?怎么把计划建立在运气的基础上?这风险也太大了?

    可当小球停住的那一刻,楚峰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7

    是数字17

    荷官的脸色终于变了,刷地一下看向董学斌

    董学斌呵呵一笑,“我赢了……三百五十万?这还真是大胜啊”

    三百五十万??

    听到这个声音,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一瞬间,议论声骤然传开了这个赌场自开立以来,不是没有人赢过上百万,但三百五十万还从来没有过,这简直相当于赌场一天的流水了

    董学斌看着荷官,“能给我钱了吗?”

    “抱歉,wǒ men需要准备一下。”荷官一迟疑,转身去那边的柜台打电话了。

    楚峰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董局长淡定从容的样子,心中吸了一口冷气,运气?巧合?碰巧了才转到那些数字上的?之前的楚峰一直这么认为,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他**这么巧的事儿?两次赌单个数字都赌对了?这不可能千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楚峰此刻才注意到,董局长选对了数字的那两次,都是在手里已经没钱了的情况,孤注一掷地把所有人都压了上去,再结合董局长在来金帝山庄前那自信满满的话语,楚峰有理由相信,董局长是知道轮盘会出什么数字的

    这可能吗??

    楚峰也不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不信也得信了楚峰暗暗心惊,越跟小董局长接触,他越觉得董局长这人太他**神了,好像没有他不行的事情似的搏击格斗是高手枪械射击是行家现在连赌博技术也……

    ……

    与此同时。

    马大凯的金帝山庄明面上的老总,也是赌场的负责人,在金帝山庄一个办公室里的他正跟钱飞通电话,在商量怎么对付那个公安局新来的董局长,马大凯当然知道金帝山庄很不干净,所以这件事极为上心,如果公安局真有领导抓住人命案或者其他案子不放,对金帝山庄来说虽然不怕什么,但那份压力和危机感总是消不掉,总得处处防备,非常影响金帝山庄的生意。

    “下手太狠不行,不能再把事儿闹大了。”钱飞恨恨道。

    马大凯道:“上次虞美霞那事儿已经敲打了姓董的了,估计他不会再折腾了吧?”

    钱飞吐了口气,“不一定,多准备几手再看看吧,他姓董的要是不识抬举,也别怪我不客气了”顿了顿,钱飞道:“山庄那边怎么样了?赌场没出事吧?”

    马大凯笑道:“怎么可能出事。”

    “小心一点的好,其他那些事情都好说,该毁的证据都毁了,就算有人想动咱们,走正规渠道也没有办法,不过赌场这边是山庄唯一的软肋,绝对不能有闪失,要是真让人抓了赌,山庄就完了,我父亲也帮不上忙,知道吗?”

    “有我在,你放心。”

    马大凯和钱飞都知道,赌场是金帝山庄的命脉,山庄正常运营一年的收入也没有赌场一个星期的收入多,所以在这方面马大凯很花了心思,无论是山庄的建设还是赌场的选址都经过了细细推算,哪怕警方杀到了大门口,马大凯也有办法在几分钟之内将全部赌资赌具转移,一点痕迹也不会给警方留下。

    铃铃铃,铃铃铃,桌上电话响了。

    马大凯跟钱飞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抬手接起那边的线,“喂。”

    “马经理,刚刚有人玩轮盘选了单个数字,赢了三百五十万。”

    马大凯脸色微变,“三百五十万?他怎么玩的?作弊没有?”

    荷官快速道:“应该没有,他每次都是选的单个数字,可能是运气太好了,嗯,您说这钱给吗?”

    马大凯沉默了片刻,“记下他的房间号,给他钱,但轮盘今天不要再用了,找个借口说轮盘有问题,找几个人过去检修一下。”赌场的信誉不能丢,要是不给钱,那以后也没几个人敢上这里来了,但三百五十万啊,马大凯可不甘心这么赔出去,他准备等那人离开后再找人把钱弄回来

    ……

    赌场大厅里。

    荷官吃力地提着一个厚厚的大箱子,咚的一下放在了董学斌面前,“这是三百五十万,您点一点。”既然是开赌场的,自然会准备不少现金,不过支付了这么多,赌场里也没有多少资金了。

    董学斌满意地嗯了一声,看看楚峰。

    楚峰立刻会意,有些崇拜地看了眼董局长,走过去打开箱子开始数钱。

    不久,楚峰道:“老板,正好三百五十万。”

    董学斌笑道:“姑娘,那继续吧?”

    荷官苦笑道:“不好意思,轮盘刚刚出了点问题,我已经打电话让人来整修了。”

    几个刚刚玩轮盘的人顿时发出抱怨声,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赌场这是怕刚才那人再赢啊。

    董学斌摊摊手,也没在意,伸手推了推墨镜,连推了两下。

    楚峰眼睛一眯,这是他和董局长之前定下的暗号,见董学斌溜溜达达地往玩色子的那桌儿走去,楚峰就找了个借口跟董学斌告了辞,一个人出了赌场,原路返回套间,在卫生间里偷偷打了一个电话。

    “喂,梁局长,我是惠田乡派出所的小楚。”

    接到电话的梁成鹏刚刚吃完饭,闻言一怔,心说怎么一个派出所的民警也敢给我打电话?

    楚峰赶忙道:“是这样,我和董局长正在金帝山庄,董局长让我告诉您,请您叫些人来抓赌。”

    “抓赌?小董办好了?”

    “是,已经没问题了。”

    “赌资呢?”

    “赌资也控制住了”

    梁成鹏眼神一定,“好,我马上叫人去”他不知道董学斌是怎么控制住金帝山庄的赌资的,但想来董学斌不会编这个瞎话,所以梁成鹏也没多问,立刻给一个亲自打了电话,让他迅速赶往金帝山庄

    带队的是刑警队的冯副队长,他从梁成鹏的语气中听出来了,梁局长对这事儿非常重视,于是冯副队长立即叫了十几个刑警,这些都是他绝对能信得过的人,绝不会跟金帝山庄或者胡局长赵局长有瓜葛的人,带着队,冯副队长在二十几分钟后就赶到了金帝山庄门口。

    山庄的领班一见警察来了,错愕了一下,急忙跑到后面打电话给赌场的人

    冯副队长没有跟外面耽搁,下令道:“冲进去有人阻拦允许开枪”

    一群刑警将抢拿在手里,飞快往进了山庄,刚顺着大厅要往里走,洗了头发上染发剂的楚峰就摘掉墨镜迎了上来,低声在冯副队长面前快速说了一句。冯副队长早得到了梁局长的消息,确认了楚峰的身份后,冯副队长就指挥着刑警们跟上了楚峰,在他的带路下直奔赌场。

    ……

    赌场内已然乱作了一团。

    “警察来了走后门出去快”几个金帝山庄的工作人员当即开了后面的一个小门,阻止聚赌人员撤离,赌场工作人员神色上虽然匆忙,但并不是太慌张,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短短一分钟,聚赌人员就全部走干净了。

    同时,几个西装男子去办赌具,几个荷官去搬赌资,赌场里都有那种小推车,轮盘和装钱的箱子往上面一放,一下就能推走了,那小推车显然是为了这种时候准备的。很快,赌场里竟是空无一人。

    再过了两分多钟后,哐当,赌场大门被冯副队长和楚峰踹开了

    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几张歪七扭八的桌子

    “给我搜”冯副队长脸色一沉,麻痹的,他知道这回又不会有收获了

    刑警们各自散开,有的还出了后门搜赌具去了。

    后面,一脸阴沉的马大凯快步走了上来,“冯队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冯副队长道:“抓赌”

    马大凯冷笑道:“wǒ men可是做正经生意的,你别污蔑人行不行?抓赌?哪有赌啊?哪呢?”

    片刻过去,几个刑警郁闷地走了回来,“冯队,没发现赌具和赌资。”

    马大凯心中不屑,赌资早被运到前面去了,赌具也藏得深,不可能被人找到。警察闯进来的几分钟,足够他们做很多事情了,甚至在赌场成立的时候,马大凯和钱飞还对这些人训练过,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冯副队长脸色很难看,瞪向楚峰道:“小楚”

    楚峰有点纳闷,心说董局长去哪了。

    马大凯一摆手,“各位请回吧wǒ men这里可没赌场”

    “呵呵,谁说没有的?”突然,从大厅后门走出一个黄毛青年,青年戴着一个大墨镜,嘴上笑眯眯的。

    马大凯怔了怔,“你谁啊?”

    除了楚峰知道那是小董局长,其他人都没认出来。

    董学斌心情非常舒畅,“我谁?你说我谁啊?我刚刚就在这里赌博呢。”

    冯副队长马大凯和几个刑警都有点傻眼,靠,见过实诚的,可没见过这么实诚的啊,参赌了你还不赶紧跑?都跑了怎么还回来了?你有病吧?饶是冯副队长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没遇见过这种自投罗网还笑呵呵的人

    马大凯瞪着他道:“小子胡说什么”

    冯副队长道:“你刚刚真跟这里赌博的?其他人呢?”

    董学斌无奈道:“都跑了。”

    冯副队长皱皱眉,就算有一个证人也没多大用啊,找不到赌具,找不到赌资,那一切都是白搭。

    马大凯目光阴冷地看了眼董学斌,威胁之意甚浓。

    董学斌故作狐疑道:“咦,这位是马经理吧?马经理,你瞪我干什么啊?”

    马大凯怒道:“wǒ men山庄从来就没有过赌场你上哪赌博的?啊?小子小心我告你诽谤”

    董学斌撇撇嘴,“我说马经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咱们做人得诚实啊,我刚才明明跟这里还玩过轮盘呢,你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你也四十好几岁的人了,不诚实可不是好同志啊。”

    看着董局长在逗他,楚峰差点笑出声。

    马大凯肺都快气炸了,他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数落过?

    冯副队长也觉得眼前这墨镜青年有点疯了,好像精神不太正常,怎么wǒ men抓赌抓到了你,你还那么gāo xìng啊?

    看看表,董学斌笑了一下,“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跟你臭贫了,老冯,抓人”

    老冯??

    冯副队长差点气吐血,老冯?你是叫我呢??

    见没人听自己的,董学斌有点郁闷地把墨镜一摘,揉了揉那根根立起的黄毛,“染了个头发,怎么?都认不出来了?”

    冯副队长惊道:“董局长”

    一群刑警齐齐一愕,马大凯呼的一下阴了脸

    董学斌笑道:“老冯,抓人吧,刚刚我联系过上头,现在外面应该被武警包围了,今天,谁他**也别想跑”

    马大凯喝道:“抓人?这里根本就没有赌场你抓什么人谁给你的权力?啊?”

    董学斌看看他,“马经理,你也太不诚实了,没赌场?来,你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站在后门的董学斌手一拉,一个轮盘就被他扔在了地上,上面还有不少色子和扑克牌,“这玩意儿叫赌具是吧?”

    之前,在赌场工作人员和其他人撤离的时候,董学斌就悄悄跟上了他们,慌里慌张间谁也不会注意董学斌,还有好多参赌人员也跟在一起跑,最后,董学斌看到了几人藏赌具的地方,是个非常隐蔽的房间,翻开红地毯下面有个暗门,底下除了这些,还有不少其他赌具,董学斌用BACK打晕了两个西服男子,这才把赌具拿到手的,否则要是警察来搜,一辈子也不会发现那个暗门。

    马大凯脸色大变,“……这是wǒ men出租的东西,跟棋牌一样,供家庭娱乐用的”

    董学斌都懒得和他废话了,抬手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大箱子,往地上一扔,露出里面一沓沓捆好的一万块,“这是三百五十万,全是从你赌场赢来的,你不会不知道这叫什么吧?呵呵,这叫赌资”

    马大凯都懵了,没想到那个赢了三百多万的人就是董学斌

    马大凯马上狡辩道:“这不是wǒ men的钱你这是陷害”

    董学斌道:“别垂死挣扎了,钱上都有指纹,箱子上也有,查一查就什么都明白了,冯队长,赌具赌资都齐了,待会儿让小楚带你再认认人,把刚刚那些参赌人员和工作人员全拿下,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他赌资呢”
(我)(们)(爱)(看)[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90114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