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狂魂 > 第三十一章 法相妖邪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狂魂在线阅读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相妖邪

入库时间:2012/1/21 16:55:35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亲,新功能上线啦!支持二维码扫描,可以更方便的用手机阅读,欢迎试用!!!
识别二维码
穿越进手机
    于媚儿就站在神像咫尺之间,猝不及防之下,被神像整个轰击得倒飞出去,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好在那千钧一刻之际,她让魂气在身上蒙了一层防护罩,消减了一些的冲击力,但她跌到出来时,那层防护罩已全都碎裂逸散。

    凭于媚儿的魂气修为,就算是骤然间做出的魂气罩,被那神像一击就溃,实在让人很难想象。

    玄飞一把拉她扶起,凝神看着从庙里走出来的神像。

    它全身朱漆,身高接过一米九,脸上做着一个黑色的面具,应足了高长恭当年上阵杀敌之时的模样,而左手提着一柄比他身还略长的大铁枪,正面冲着玄飞这干人,瞧着威猛无铸,颇得高长恭的神韵和风采,一身羽甲紧贴在身上,并未随他而动。

    众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说鬼怪妖邪魔,可这个神像又属于哪一类?

    恶鬼、厉鬼就算是附身,也只会附在本身有魂魄的物体之上,例如人、畜生,而妖的话呢,虽有花妖木魅之说,但那也能算是活物,这神像又怎能算是活物?不过是拿木头泥沙做成的泥胎凡像,哪里能轻易的成妖成怪。

    “先打了再说。”

    玄飞一喊,吴桐就冲了上去,他在先前对决道拓时,手中的墨匕已逞了威风,让他信心大增,现在更想让人不要再小瞧他,就手持着墨匕,身如飞陀一般的快速的冲到了神像前。

    那神像由于面上带着黑面具,谁都瞧不到他的神情,但他手里的长剑一舞,整个威势就让人吓了一跳。

    那仅是普普通通的大铁枪,就像是一般的枪王庙里的那种,通体已生锈了,不过拇指和食指环扣成圆那样的直径,长度倒是颇长,但瞧来不算沉重,自然更比不上任何的神兵。

    于媚儿的突然被轰出,已让人心有警惕,但还在想她是不是因为来不及防备。

    现在就看那神像,一舞长枪,整个地面就像是在颤抖一样,诸人才清楚,这神像的战力之强,绝非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吴桐本身的实力马马虎虎,全倚仗着墨匕,现在那长铁枪舞动着过来,他竟然感觉到四周的风像是一下就全然的收紧了一样,甚至令人窒息。

    原本不算闷热的山坡上,一股极为湿闷的气息传了出来。

    “咣!”

    吴桐的墨匕打在那神像的长枪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就看那长枪往前一荡,他整个人被打得飞到半空中,惊得大家都愣住了。

    要知道吴桐这把墨匕可是天门第一任暗月使者诸葛平的遗物,早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再加上诸葛平当年就是传奇人物,这把刀经过岁月和历任主人的磨练,早已沾染上了各种不同的魂气精华,可谓是当者披靡。

    其锋利程度根本不用多想,只要一挥出去,就算是再强悍的武器,都会被一削成两半。

    而这神像手中的铁枪只是豁了个小口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大的伤害,更别说会被削断了。

    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柄铁枪,恐怕也会有些来历,并非一般的凡品。

    苏征邪见吴桐败北,立时弄起一整排少说也有三四个颗的金魂珠在他的金算盘上,对准那神佛就砸去。只见那金魂珠每个都有铁胆大小,刺空声极强,要被砸上,就算是于媚儿和叶铃恐怕也得不死即伤了。

    那神佛也意识到了危险来临,狂舞着手中的铁枪,将砸来的金魂珠全都砸飞。

    让苏征邪一下呆住了,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能这样挡飞金魂珠。

    “都退后!”

    玄飞手里拿着一沓用提神笔所写的雷咒,他现在火气上来,打算将这神佛给整个的砸成粉碎了。

    所有人快速的退后,那神佛还站在四五米外,像是对这种符咒的东西没什么感应。

    就看玄飞毫不犹豫一沓雷咒砸去,天空中闪下数道旱地惊雷,所有人都把耳朵给捂住了,连小白、大白那两个牲口也不例外。

    就看紫雷砸在神佛上,只一眨眼的工夫,那神佛就被砸成了粉碎,地上散满了泥胎碎片和一些碎纸碎布。

    玄飞的雷咒打得极为巧妙,在击毁神佛的同时并未伤害到庙宇一点半点,但这数百倍威力的雷咒打下,还是让小庙前的空地上出现了两三处像陨石坑一样大小的坑洞,看得极为骇人。

    玄飞走到那堆碎片前,拿着地上的碎纸和碎布,沉吟了片刻后说:“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凌一宁、苏征邪、于媚儿等人都看了过来。

    “这是一种东洋的傀儡术,”玄飞掐着碎布说,“据我了解,这是将木偶放在神佛的泥胎内,再用符咒控制它的一种邪术,但要求有一定的触发条件,媚儿,你是怎么惹得它活过来的?”

    东洋人的符咒术经过偷盗国内的符咒术而修改而成,特别的古怪,但还能在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要是南洋的蛊术、邪术的话,玄飞都会摸不着半点头绪。

    “我在里头找了半天的签筒都没发现,就走到那神像的身后,一般神像的背后都是掏空的,用来放置胎藏,等胎像完成时候全再封上,我想看看是不是放在了胎藏中。”于媚儿回想着刚才的事说道,“但我发现那神像的后背也封上了油漆,就拍了下,走回到前面,然后就……”

    “就是那一拍。”玄飞拍手道,“这跟西洋的催眠术有点相似,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来引发整个傀儡的状态,它之前的状态肯定是在沉睡中,而被你一拍之后就醒了过来。”

    诸人纷纷点头,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出神像的异相。

    吴桐突然惊呼一声,飞掠到树林中,片刻后,手里捡起根已碎裂多处的铁枪走回来。

    这就是那神像所用的铁枪,现在油漆已脱落多处,能看到里头的模样。但是被数张雷咒雷击之下,还能保持这样,已然能让人刮目相看了。

    就看这神枪去了油漆,里头到处都是黄纸包裹着。

    “这是东洋用来加固兵器的一种咒术,我只在书中瞧见过,没想到真的有。”玄飞撕下两张比较完整的拿在手中瞧着。

    上头的书写方法他还是有点印象,但是却有点不同,看着像是极为怪异的一种字体,不像是东洋字,也不像是专门写符咒的字体。

    这东洋法术源于中国,但经过自己的改造和增强后,变得有点不伦不类,可在某些方面发陈出新,又不能不说有它独到的地方。

    玄飞将这符咒背下来,就让吴桐用火魂气把这些全都烧了。

    整柄铁枪这时已与凡铁无异,吴桐用墨匕再来削,和切豆腐没有两样,一削就削成了两截,让他大大的出了口气。

    “那老和尚呢?”赵欺夏突然说道。

    玄飞一怔,这里打得天花乱坠,就是百里之外都能听到,那老和尚就算是耳背,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他人呢?

    “我看他往那头的树林里跑了去。”凌正伸出手指往土坡另头远处的树林指去。

    被吓跑了?那倒没什么,真看到这样的对决,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被吓跑的。

    “他会不会是东洋和尚?”叶铃问道。

    玄飞心中一凛,心知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这神像无缘无故的摆在这里,不算怎么一回事,而也要有东洋人能指挥得动才是。

    傀儡术,傀儡术,说穿了就是有人在暗中控制着,让傀儡自发的行动的一种法术。

    刚才玄飞就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现在叶铃一说,他就清楚了。

    “没想到东洋和尚也蛮厉害的。”玄飞撇了下嘴说。

    现在想再去找那东洋和尚怕是连鬼影子都找不到了,他难道还没自知之明早就跑得没有人影了吗?

    但是天门安排着这样的关卡算是怎么一回事?想让东洋人把小分队全都干掉吗?

    不过这一闹,诸人都肯定了,前头一定没有别的队伍,因为就算是有的话,和这神佛大打出手,那也会闹得不可收拾,这里至少会留下一点痕迹在。

    可还是要找到签筒。

    要是没签的话,到空明山的山峰之上,怕是那角旗都是不会给的。

    于是所有人都又在庙里庙外找了起来,一般的签筒都会放在庙中,但现在谁都不会把这庙当成是一般的庙,那签筒就有可能在任何的地方。

    大家把搜索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从树林到小庙的这一带所有的地方,连那几个陨石坑都没放过,毕竟谁知道那签筒是不是真的就放在了那神像的泥胎中。

    而随着玄飞暴力一击而断成了数十个碎片。

    找了大约半小时,赵欺夏惊喜的喊了声,大家才又聚集过来,就看她飞身纵上小庙的庙顶上,揭开了一块琉璃瓦,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银制的签筒。

    谁能想象得到签筒会放在琉璃瓦下,而且是在庙顶上?

    就看她飞身跃下,大家都想着把签筒摇一摇,拿着签就快赶往空明山取角旗。

    毕竟谁都猜不到那些落后的小分队,什么时候就赶过来了。

    “放下!”一声狂喝,就是一道灰色的光影射来。

    赵欺夏一惊,可她身子正在半空中,想要拿香点香,就算是再熟悉不过的动作,又怎能片刻就做到,就看数条青色的花枝像是闪电一样的刺向那道光影。

    “砰!”的一声,那道光影退后一步,赵欺夏落在地上。

    这时诸人才看清那道灰色的光影原来就是那老和尚,就看他穿着灰色的僧袍,手里拿着一把方便铲,怒不可遏的怒视着这面。

    之前的老态龙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看他这须发皆张的模样,怕是威势比那神像都差不了多少。

    赵欺夏被他这一逼,整个人往后一翻,差点就一个大屁墩坐了下去,惹得她立时拿出根特大号的索魂香就要点。

    “喂,小夏,等等,别把这东洋和尚一下就杀了。”玄飞撇着嘴冷眼打量着这个老和尚。

    只要他是人那就有的是法子对付他,玄飞用提神笔写的定字符不说,凌一宁手腕上的魂音铃都能让这个家伙好受。

    “把签筒交出来。”老和尚一顿方便铲,那铲柄下端登时一阵龟裂,可见他的力道有多强。

    “你以为你是谁,想交就交吗?先自报家门看看。”玄飞冷笑道,“要是有交情的话,我把这签筒用过了,就扔给你,要是没交情的话,哼哼!”

    老和尚阴鸷的眼光在玄飞身上打着转,半晌后,他咬牙道:“刚才的雷咒是你的放出来的?”

    这老和尚别瞧着眼睛小,法术邪,见识还是不低的,知道刚才不是九天玄雷,而是玄飞用符咒放出的旱雷。

    “就是你小爷我放的。”玄飞手法极快的掏出两张雷咒,比划了下:“你也想尝尝是不是?”

    老和尚脸色一变,往后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那神像都被打成这样,要是人的话,那不用想,一张雷咒下去就只还剩下些碎骨头碎肉了。

    “老衲是游方僧人……”

    “你骗小孩呢?游方僧人会这东洋的傀儡术?你从东洋游过来的?”玄飞冷哼道。

    老和尚酱紫着脸,要不是眼前的对手,实力实在太强的话,他都想要放手一拼了,被人这样当着脸奚落,他大概有四五十年没遇到了。

    “这个傀儡术是我从一个东洋和尚那学来的。”老和尚忍气吞声的说。

    他实在想不到,这修行人中哪里跑出来个连符咒术都修得这样绝强的少年。

    至于其它人的魂气修为,他倒不觉得怎么,毕竟魂气是极强天资的,要是天份好的话,四岁开双魂的他都曾听说过。

    而符咒就比较麻烦了,最主要的是典籍的佚失,就算想要学个最简单的雷术都要找一些超强的修行门道,而且是对符咒特别有研究的修行门道才行,何况是这样强绝的雷咒术。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于媚儿没好气的说,她被神像暗算,现在还有气。

    “你不信你去公安局的户籍档案查嘛,我俗家名叫李本四,法号明晦。”老和尚也有气了,干脆把俗家名法号都说出来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大家更是摸不着半点头脑了。

    这俗名没听过也就算了,法号也没听过。像是醉葫仙那样的人,都能人人皆知,这明晦看着实力绝不算弱,活字典吴桐还是一头雾水。

    “不是四大佛门里的人。”吴桐肯定的说,“也不是十二僧门的人。”

    吴桐并不是认识十六个门派里所有的人,但这明晦一来年纪颇大,二来修为不浅,那意味着他在这些门派里的辈份和位阶都不低,名气也是有一些的,只要达到这些标准,吴桐就没个不认识的。

    “你懂什么。”明晦咬着牙说了句,突然脸上蒙上了一片青气。

    玄飞怔了怔,突然喊道:“他被妖物附身了!该死的!”

    诸人都擎出武器,高度紧张的看着明晦。就看他的脸色时青时红,不时还露出诡秘的笑容,诸人甚至有种错觉,就是那他那张脸的嘴角上长上了像花猫一样的胡须。

    “妈的,借体修行!”玄飞骂了句。

    能附身在一般人的身上也就算了,附身在佛门的人身上,这妖物本身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了。

    凌一宁不容分说,摇动着手腕中的魂音铃,仿佛一道道有形的音波撞击在明晦的身上,只听“咣当”一声,明晦的方便铲跌落到地上,他整个人趴在地上,痛苦的来回的滚动抽搐着。

    显然被魂音铃迷惑人心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他疯狂的嘶叫着,还在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僧袍,露出枯瘦的锁骨。

    “这是怎么了?”于媚儿皱眉说。

    “他被妖物借体修行,”玄飞说了句,见她和苏征邪都是一脸不解的表情,就说,“所谓的借体修行,就是妖物找到与他同月同日同时辰出生的人,把那人魂魄挤压在一处,而他的魂魄则鹊巢鸠占,利用人体远高于妖物本体的修行速度,速成妖仙。”

    “能治吗?”叶铃问道。

    “很难。”玄飞不想因为叶铃的心软而为这个明晦浪费时间,就招手示意大家过来先把签给抽了,同时让凌正留意着明晦。

    有凌正的灵旋镖在,这妖物想要暴走,也能挡得一时。

    人人都扯中了一枚签,玄飞抽中的是“亢龙有悔”,按解卦来说,就是戒骄戒满的意思。其它的人也来找玄飞解签,必定他风水符咒样样都行,这解签只是小道而已。

    其实这签根本就没什么灵验的作用,毕竟那神像都成了粉碎,又不是诚心所求的,就当是个玩儿。

    等把所有人都把签给解了,等凌正也抽了签,诸人都想抛下明晦先赶往空明山。

    就听一声怒吼:“都给我留下。”

    所有人都怔住了,就看明晦脸上血管外胀,布满了整张脸,正用邪不胜说的表情瞧着这边,地上的方便铲也被他拿在了手里。


+我们爱看_WoMenAiKan.com+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临时书架
  小窍门: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键进入章节目录!

本站作品收集于网络,仅供原创作者、读者学习,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速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menaikan.com 我们爱看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